我在長白山

?作者:宋清海??時間:2019-12-27?【字體:

長白山,潔凈如雪的山名;敦化,體現化育萬物的自然之德的城名;二道白河,由長白山瀑布奔流出的河名……這些名字讓人聯想到長白山潔凈寂然之美。那么從敦化到二道白河客運專線就是通向美的高鐵線路。中鐵二十四局南昌公司敦白客專三標段的員工們,是以旅游的激動心情于2017年8月來到敦化,選了個吉利的日子——8月8日舉行開工典禮。然而現實卻和他們開了個殘酷的玩笑——他們沒干過這么苦、這么難、這么復雜,和這么“一言難盡”的工程!

不成功,就是失敗,他們別無選擇……

1、北方松樹的精神

張春德是2019年2月到敦化客專三標接任項目經理。他來的時候正是長白山冰封雪蓋的季節。他在來之前就知道,長白山高寒地區年度有效施工時間只有7個月,深達1.9米的凍土層,從4月中下旬才開始解凍,到11月份又是天寒地凍了。南昌公司一貫的“快進場、快開工、快形成施工高潮”的“三快”作風,在敦白客專工地受挫。不僅如此,牡丹江,多么美麗的名字!而流經敦化市的牡丹江十分苛刻地對待這些南方的客人——三標工地處在水源保護區內,森林、草原、濕地……都有嚴格的保護條例,十余家執法眼睛盯著你,哪一家都有權命令你停工。牡丹江發源于長白山,本標山里的工地全處在生態林中,伐樹要層層上報國家林業局審批。

上述兩條困難在張春德看來尚不是最主要的困難。南方和北方高寒地區在隧道施工上差別太大了,幾乎讓他們束手無策。比如隧道防水工程,以三級圍巖為例,初級支護完成后需進行徑向注漿,要求初支混凝土面無滲水,然后鋪一層土工布,再鋪一層防水板,再鋪一層保溫板,又鋪一層防水板,才澆注二襯混凝土,二襯混凝土要扎雙層鋼筋。這夠復雜的吧?還不夠,洞內地下水在冬季結冰而引起凍脹,需在凍結線以下開挖寬2米、深4米的中心深埋水溝,確保排水暢通。這等于在大隧道內又建一條小隧道,而由于開挖面狹小,干起來更麻煩。還有比這更困難的,敦白客專工法有“十條紅線”,你碰了監理就命令你停工。比如Ⅴ級圍巖的隧道,每次掘進0.6米,一天只能掘進1.2米。全線3座3000米以上的隧道本標占2座,以這樣的進度不知要干到何年何月。

隧道進度上不去,引發許多矛盾。首先是作業隊的民工沒有積極性,他們是以進度計價的,何況一年只能干7個月。從開工以來,已經換過三批作業隊了。更重要的是業主不滿意,天天在微信群里責罵你,讓你顏面全無。張春德來之前,從項目部到工區經理,只有四工區經理王彥沒被換過。業主說要換人,單位不能不換。當然,其中也有“一言難盡”的情況。

因此,到本標來的人再也不是當初激動地說“我去長白山”。但是張春德不能不來,集團公司領導點了他的名,可以說是“臨危受命”。

“必須扭轉業主對中鐵二十四局的印象”,這是張春德內心十分執著的愿力。不能讓三標員工總是灰溜溜的。全線總共11座隧道,本標占7座。在制約隧道工程進度的諸多矛盾中,主要矛盾是施工步距的調整。而提出這個動議何其難!要有理有根,還要有相關專家對安全、質量的認證。張春德干工程幾十年,從未這么難過。但他不能退縮,集團公司領導對本工程是極為關心的,在項目缺資金時,給墊資2.5億元。

他現在真正認識了松樹。在高寒的長白山才能領會什么是松樹的精神。在石頭也會凍裂的季節,松樹忍耐著,暗暗積蓄力量,那新的年輪就是它下一個夢想……

從5月至7月,張春德每天只能睡2到3小時,他臉上的倦容如能積攢起來,不知能有多重!他終于找到一個契機:京沈客專潮凌聯絡線進度很快,他帶領有關人員去參觀學習。歸來后關于調整隧道施工步距方案瓜熟蒂落。幸運的是得業主和專家的認可。

2、夏季的“春雷”

壓抑日久,其發必迅。

2019年7月之后,三標員工都在暗中鼓勁,誰能振奮一下這支隊伍的精神?8月10日從四工區傳來喜訊,牡丹江特大橋上跨3305兵工廠專用線10號—11號墩連續梁中跨順利合龍!為此,業主發來賀信。這是二年來業主第一次表揚中鐵二十四局。對三標員工們而言,不啻一聲春雷,雖然時在8月,那種振奮人心,開辟新階段預示大前景的啟示力,只有春雷可比。

相對于山里的工區,位于敦化市區的四工區生活上要方便一些。而在施工條件上卻是相當困難,他們的工地不僅鄰近9公里高鐵線,連續梁跨201國道、跨高鐵線、跨普鐵線和專用線,更為驚心動魄的是,跨兵工廠專用線連續梁竟出現4條線路包圍一個橋墩的“奇觀”,遂使10號和11號墩成為真正的咽喉地段。

在施工時間上也是讓人苦不堪言,為了不影響鐵路行車,只允許你在夜里22時30分到凌晨3時30分線路封鎖時施工,只給你5個小時的時間。若在5小時內干不完當天的工作,就只有等3天后的下一次封鎖。這樣的三級封鎖3天一次,從3月到10月封鎖70余次。在封鎖當天的下午,副經理陳宇龍要去車站與車務、電務、工務、安質部門開協調會。內容同樣的會開70余次!

四工區在當時還有一條困難,除副經理馬再平之外,經理王彥、總工余達煌、副經理陳宇龍、工程部長鄒敏,和安質王迭偉、物質部長沈永年等,全是年青人,而且都是第一次任現職,也就是說誰也沒干過連續梁施工。那就只有在干中學。

在干中學也不是那么簡單。作業隊的民工完全得手把手教,甚至教也教不會,作業隊換了三批?!傲闾枆K”的安裝托架、模板、鋼筋用了43天。這個速度顯然太慢??偣び噙_煌壓力最大了。當人對某種知識的學習強烈到如同“求生欲望”一樣的時候,那效果會好到難以想象。余達煌對連續梁施工工藝的學習就是如此。當跨兵工廠專用線連續梁的掛藍設備安裝好之后,他感覺是自己被吊在掛藍上,這種危機感、緊迫感一直到連續梁施工高效、安全、優質地完成,他才覺得自己站到地面上來了。

四工區被業主認可,也是經過許多波折的。這一點經理王彥體會良多。由于他們在市區施工,涉及安全、環保、衛生、交通等諸多方面的制約,與四工區簽訂各種協議的有24家之多。這些單位一個月檢查一次可以吧?重要部門一個月檢查兩次不多吧?工區沒有哪一天不來檢查組,而且檢查組有權讓你停工整改。2019年上半年,各類被迫停工達40天,一年有效施工期才7個月!王彥開始思考這個問題,我們對檢查組畢恭畢敬,為什么溝通這么難?他想通了,是文化與風土人情的差異。必須了解當地文化,了解當地人的性格特點,這就是古人說的“入鄉隨俗”,要讓自己像個“東北人”。

王彥作為經理,如果教條地認為經理就要盯在工地上,關注施工以外的事情就是“不務正業”,許多問題會從小事拖成大困難。比如鄰近吉圖琿高鐵線工地,為保護高鐵安全,有關單位以大型機械危及安全為由,不許施工。其實就是挖掘機朝線路方向倒過去,也砸不到路基邊緣。但是一聲“停工”沒商量。這種情況不是“說理”能解決的,需要的是溝通。王彥以溝通的藝術舉重若輕地解決了許多難題。也體現了他縱覽全局的領導風格。

中鐵二十四局集團公司領導要求四工區全部連續梁施工在10月5日完工。王彥征求余達煌、馬再平、陳宇龍等人的意見。大家明白,經理是想提前完工。干就是了!他們有把握了,原先移動掛藍設備要10個小時,那就是兩個封鎖點,后來只用3個小時;“零號塊”全部施工只用了40天,后面的“標準塊”施工只用了8天。作業隊對工作流程也熟悉了,干得快,掙錢多,情緒高漲。他們在工法上也有改進,比如定位改為雙螺鉚,使掛藍更穩,萬無一失。也因此他們的標準成為全線連續梁施工的標準。余達煌也成為大家認可的連續梁施工行家。

9月25日,四工區全部連續梁提前10天完工。在橫空出世的連續梁之下,以王彥為首的四工區員工,就是一伙扛大梁的年青人!

3、擔當未必盡鐵肩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8月似乎青睞中鐵二十四局。繼四工區8月11日受到業主賀信表揚之后,8月15日又從三工區傳來喜訊:西溝隧道貫通了!這是全線第一座貫通的隧道,為此業主發來賀信給予表揚和祝賀。5天之內中鐵二十四局受到兩次表揚,看來業主將扭轉對中鐵二十四局的印象了。

但大家對三工區能提前貫通西溝隧道,還是感到有幾分意外。三工區經理王建平是今年4月才來敦化。此時來敦化的人,同事會問:“怎么,你去長白山?”聲音充滿了同情。從內心說王建平不愿意來這個工地。在他之前公司領導也找過幾個人,但都不愿來敦化。常言道:好的開頭是成功的一半。王建平喜歡從頭干一個工程,一切在自己掌控之中,像這樣半路來接任經理,你已無法改變那些既成的事實,半途改變走向,沒那么容易“扭轉乾坤”。

作為公司的中堅力量,王建平不能不服從公司領導安排。他接手的工地,是三標點最多、線最長,而且分散。這就需要強有力的管理。他在工地走上一遍就發現理管理的混亂,比喻工地上停放幾十臺挖機,有工作的,有不工作的,不工作的也是按天算錢的。民工的情緒也不穩定,一年只干7個月,有5個月掙不到錢。租賃設備的漫天要價,他們要在半年里掙夠一年的錢,像秋天的蚊子,叮一口過一冬。地料價格飛漲,比中標價格成倍往上翻……

面對亂紛紛的矛盾,王建平有一定章程。只有理順工區領導班子,才能理順工作;只有班子團結成一臺發動機,才能向外輸送動力,只有班子精神面貌煥然一新,才能使整個工區正氣昂揚。王建平以開闊的胸襟,實干的作風,和一視同仁的待人之道,改變了三工區的面貌。張春德對他的評價是:能團結人,理順了工作,管理走上正規,各項工作都有起色。

王建平深知項目部領導要求西溝隧道盡快打通的意義所在。隧道是以進度計價的,作業隊自會加油干。這時有兩個問題須特別注意:一是安全,二是超挖。安全出事了,一切免談。超挖部分是要用混凝土填充的,這個錢作業隊是不管的。王建平的管理辦法是:每個工班都進行實地測量,留下數據,算賬時你要對超出部分付錢的。這一來安全、進度、質量都得到保證。8月15日,正是農歷7月15日,民間的“七月半”,西溝隧道貫通!

西溝隧道打通后,王建平又盯緊1070米的吉昌隧道。吉昌隧道10月底必須打通。打通后作為通道,為冬季施工的新安隧道出口運送混凝土,否則從攪拌站運混凝土去新安隧道要翻兩座山,在零下30度左右的嚴寒中,混凝土溫度達不到零上5度以上的施工要求。

冬季施工,在敦化還是首次。預祝王建平成功!

4、青春中有座山

一工區位于長白山腹地。他們的工程是新興隧道和新安1號隧道。

2017年8月15日,工區一班人翻過兩座山,在森林中走了7個小時,才到達新興隧道出口的位置。作為現代人,他們其實極少有這種步行7個小時的經歷,更不用說是在長白山的原始森林里。當時他們內心充滿了有趣的豪邁感,像蓬勃向上的森林一般精神百倍!原始森林仿佛要他們體驗“原始”生活,手機無信號,突然覺得不知是自己把世界丟了,還是世界把自己丟了。山風驟起,林濤奔涌,轟鳴聲填滿一切空間,更讓人有不知身在何處之感……

剛來林區的新鮮感過去之后,艱苦的生活體驗開始了。山里10月份的氣溫達到零下5度,雨雪頻繁,隨及結冰。冬天大雪封山,出山都難。春天到5月份才開解凍。漫長的冬季讓人心情抑郁。那么人們自然會盼望春夏兩季。但是天氣暖和的時候,蛇類和蟲類也多,原始森林為它們的繁衍提供了條件。最讓人恐懼和厭惡的是蜱蟲。這種俗稱草爬子的毒蟲叮人不是吸飽血就走,而是直往肉里鉆,只露個小尾巴尖。它的毒素對人類甚至是致命的。5、6、7三個月是蜱蟲的活躍肆虐期,人人都要打預防針。還有一種臭屁蟲,10月份還活力十足,雖然不咬人,但那臭味讓人受不了。而且上半年森林里的水氣濃霧一般,衣服和被子總是濕漉漉的……

除去上述那些困難,還有一難,那就是寂寞。特別是對年青人而言,寂寞是一種折磨。有的家長把孩子叫回家。但黨少輝、南云飛、石磊等一班年青人還是留下了,并且快樂的工作著。

在如此艱苦寂寞的環境中,這些從學校里出來的年青人能留下來,首先是他們自己心志不凡。工區領導關心人、理解人、團結人的工作作風也是必不可少的外在條件。經理饒群睿智而親和,書記劉波頗有兄長之風,總工程東風是個樂天派。班子的凝聚力、感召力是強大的。工區在艱苦的環境中,員工們精神樂觀、昂揚向上。比如被蜱蟲咬到,本是個很煩人的事,而在這里卻成為笑談,誰被咬次數多就是冠軍,干測量的馮少軍被咬8次,榮登第一名!可見這里的精神面貌確是樂觀向上的。

他們的工程進度也非???。今年8月完成的工作量超過了去年一年!在換過三次作業隊之后,他們與現在的三支作業隊配合默契。2021年3月,鋪軌要到一工區,他們提前完成任務已無問題。

工區的年輕人們仍在快樂地工作著。到長白山旅游的人千千萬萬,而以青春相伴長白山,唯有他們!在他們生命的旅程中有一座名山在,增添靈魂的雄偉和壯麗,那是何等的生命風景!

5、一個新生兒的寓意

到2019年10月,中鐵二十四局在業主那里的印象算是扭轉了。這個過程很艱難呢!項目部總工柏興虎一年沒有離開工地。他是憋著一股氣的。他剛來的時候,參加全線工程會議。業主一位領導點他的名說:“柏興虎,你能不能干好?干不好你就早說,我們既然換了你們兩任總工,就不在乎換第三個!”羞辱??!憋氣??!柏興虎是把這股氣轉化為打個翻身仗的動力了。同樣,帶著壓力而來,帶著壓力而工作的張春德也是如此,忍耐是難受的,但忍耐是力量之源。到10月份,如果說心情輕松的人是誰,可能是張春德和柏興虎。但他們一點沒表現出來。不到最后工程順利完工,他們二人是不會真正輕松的。他們還在忍,是為未來的結果而忍。

7月,財務部長鄢晨陽的妻子楊宇蛟生了個女兒。他們是大學同學,2018年結婚。生孩子本是尋常事,但這個孩子生在敦化,也可以說生在敦白客專工地。恰巧7月張春德帶隊去京沈客專參觀學習,學習歸來后的施工方案又獲得業主通過,8月的施工就突飛猛進。這當然只是美好的聯想,但這聯想與一個新生命相聯系,那就是對未來的祝福和希望!

回到本文開始時提到的幾個難點——苦,就是境界;難,就是高度;復雜,就是行業前沿;“一言難盡”,就是以“不了了之”的曠達的智慧!

他們現在可以挺直腰板喊一聲:我在長白山!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香港六合彩官网